小区深藏旧书店 流动的书房 流通旧书100万册

作者:匿名
时间:2019-08-19 21:28:44
人气:4990

穆托姆博,之所以最后再感谢你,是因为你在三人里看起来最老(调侃穆大叔年龄秘密)。我们一起做了五年队友。无论是场上还是场下,都拥有许多美好的回忆。任何事情都阻断不了我俩的情谊——尽管训练中你给了我很多次“黑肘”。

信中流沙河写道:“天斌小友:来信迟复了。离乡来蓉做工,生活不易,你还能读很多书,希望你勿太劳累致病。你若有空暇来我家,我欢迎你……”这让傅天斌深受感动,也开始了他与流沙河的缘分。

今年即将迎来书店20周年,傅天斌计划再找一个“像样的地方”,“让这些书不至于这么憋屈,爱书的人也能方便地来阅读。”傅天斌介绍,20年间,通过书店流通的各类旧书就已经有百万余册。

“现在旧版的毛边书很受人追捧,已经成为很多人的热门收藏品种之一。”傅天斌说。

防御指南

在爱书这件事上,有一个人对傅天斌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这个人,就是当代著名诗人流沙河老先生。1996年,傅天斌正在四川大学进修学习汉语言文学专业,喜欢读书却又苦于没有正确方法的他,鼓起勇气给流沙河先生写了一封信,请他给自己推荐值得看的好书。让傅天斌喜出望外的是,仅仅过了一周时间,他就收到了来自流沙河先生的回信。

傅天斌的这家书店位于成都西门的一个老小区内。21日下午,怕记者难以找到书店位置,傅天斌提前站在了小区的院坝里。“这边请!”见到记者,傅天斌礼貌地举起了右手,走在前面引路。书店位于一栋住宅楼的1层,三室一厅,近百平方米的房间被两米多高的书架挤得满满当当,书架之间的通道最窄处还不足半米,整个房间的味道也被油墨香占据。“确实太窄了,有时候书友来找书都得排队。”傅天斌说。

我不该说爱你

21日,一场小雨后,成都阴冷了不少,傅天斌的书店依然大开着窗户,“书多,容易发潮,只能开窗通风。”

据悉,今年以来,全国公安机关以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为龙头,集中整治地域性职业犯罪重点地区,打击刑事犯罪工作成效显著。截至5月,全国共侦办涉黑案件542起、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2179起,破获电信诈骗案件4.4万起,全国刑事案件发案同比下降6.5%。

成都商报记者杜玉全摄影记者王勤实习生岳依桐

昨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联系到流沙河老先生,说起傅天斌,老先生直言:“这个小伙子不得了,很能干。”对于多年前的书信往来,流沙河老先生也很有印象,“他以前在中央花园卖书,我还去那边买了七八百元的甲骨文小字书,当时外边都很难找到。”

尽管书店藏身小区,仍有不少人慕名而来。“爱书的人总能找到这里。”傅天斌说,曾经一位日本的书友让他印象深刻,“我们到了成都后,先后搬了3个地方,每一次更改地方,都没有告诉他,但他总能找到我们,一打开门他就会立马说一句‘还记得我吗?’”

买家来自全国各地不乏海外书友

最大的比特币交易所,但在2014年因为网站遭遇黑客袭击,损失所有的比特币,即价值约4.73亿美元的85万枚比特币,随后宣布破产。Mt.Gox黑客袭击事件仍然是史上最大的比特币盗窃案。(编译:羽箭)

本届比赛由世界综合格斗协会、中国拳击协会、黑龙江省体育局、哈尔滨市人民政府主办,哈尔滨市体育局、哈尔滨市南岗区人民政府、黑龙江省王者荣耀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承办。(完)

有业内人士分析,高铁准点率相比航空更有保障,航班可能因天气等不可抗力等原因取消,这是高铁快递最大的优势所在,而在运营网点数量方面,高铁快运还有待进一步拓展。

一、公司股东股权转让事项进展情况

建设中的国际馆

100平米房间藏书10万册

这也就意味着,从2018年7月1日起,副中心线将实行全新的列车时刻表。北京城市副中心线全长29.6公里,设北京西、北京、北京东、通州4座车站。每日开行北京西(北京)站至通州站市郊列车4对,其中早间开行北京西(北京)站至通州站3列、通州站至北京西站1列;晚间开行通州站至北京西(北京)站3列、北京西站至通州站1列。

4年前,傅天斌租下了这套住房,房租1500元,转运书籍前前后后花了近半年时间。在这里,汇集着数万品种的各类书籍,共计10万余册,一大半都是在市面上已经难以找到的旧书、毛边书,价格从几元到数千元不等。

1997年,傅天斌在湖北十堰创办了“毛边书局”,那时他还是当地新华书店的职员。2001年,与爱人结婚后,傅天斌来到成都,并在光华村附近的小区内租下了房间,继续卖书。“其实也谈不上是什么生意。一月下来,除去房租和收书的成本,也就5000元左右的收入。纯粹是因为爱书,喜欢这个。”傅天斌说。

车辐题字“做了大好事”

别人不要的“废物”他却当宝

辣椒从哪里来?最辣的辣椒有多辣?哪儿的人才是吃辣的高手?如何吃辣才不会“受伤”?

傅天斌说,“我就是这样与老先生结下了缘分,后来老先生到毛边书局找过几次书,我们逐渐熟识,除了书信往来,我还常去老先生家拜访他,老先生还为书局题了名。”提到与流沙河的往来,傅天斌告诉记者:“有一次老先生来到书局,想找一本《东京梦华录》,结果找到了,老先生很高兴地告诉我,他找了好多地方都没有,今天在这里找到了。后来,老先生又来过几次,来找一些与古文字类相关的书籍,每次老先生能找到他想要的书,我都觉得特别自豪。让爱书之人看到想看之书,让有价值的书不会尘封落灰,这是我做书局的初衷。”

特此公告。

据了解,2002年唐山湾沿岸就被划为河北省一级自然保护区,严格限制建设用地和项目开发。但诸多人为因素还是对候鸟觅食、繁育造成了严重影响。

对于傅天斌来说,收书是最重要的一个过程,“有时候去旧书市场,别人都盲目的淘书,我是一定要翻翻书的内容的。”

另一位让傅天斌印象深刻的是车辐。傅天斌说,当年在湖北新华书店工作时,曾办过一份《书友》的刊物,当时曾找到了多位大家约稿,其中就有车辐。后来到成都开书店时,也曾为车辐寻找旧书。两人保持着多年的书信往来,“每次给他送书,他都要给钱,我不要,他还要跟我急,可惜前几年也离开了。”在傅天斌的文件夹里还收放着车辐为他题写的字句——有志于文化交流,做了大好事,是为可敬。落款显示“成都车辐八十又七”。

说起收书,傅天斌带着一点骄傲,“有一次,我去收车辐老先生的书稿,我到的时候,同行已经淘过一遍了。我看到剩下的书稿上,车辐先生署的是自己的笔名,例如‘苏东皮’、‘洋槐’等,别人不知道还以为这些书稿毫无价值,我立刻就买下了,装了整整一个编织袋,才花费了300元,捡了个大便宜。”

2019年1月5日,公司披露了《关于应收账款资产支持专项计划资产支持证券挂牌转让获得上海证券交易所无异议函的公告》(公告编号:临2019-002),公司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关于对交银施罗德-泰豪科技应收账款资产支持专项计划资产支持证券挂牌转让无异议的函》(上证函[2018]1526号)。

从10月份当月情况看,主要受工业品出厂价格涨幅回落、上年利润基数偏高等因素影响,工业利润增速比9月份有所减缓。

尽管店址隐蔽,但在书友圈中,“毛边书局”的名声却不小。20年来,书店流通的旧书达百余万册,买家甚至远至海外。收到的书友来信也多达3000多封,其中包括不少名人大家。让傅天斌引以为傲的是,书店的店招题字正是来自于流沙河。

3月21日,成都清溪东路80号,近百平方米的房间被两米多高的书架挤得满满当当

一项制度的落地,离不开保障机制,尤其是执法监督和追责机制。为了保障公平竞争审查制度落实,意见也要求加强执法监督、强化责任追究:“对未进行公平竞争审查或者违反公平竞争审查标准出台政策措施,以及不及时纠正相关政策措施的地方政府和部门,有关部门依法查实后要做出严肃处理”。因此,对于“18不准”遭遇集体遗忘,的确应该好好挖挖根源了。(胡建兵)

如今嘎查村民都住上带彩钢瓦的砖房 王建坤 摄

除了流沙河、车辐,中华书局的傅璇琮,著名作家、翻译家、“七月派”重要作家贾植芳,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陈思和、作家牧惠、钟芳玲等众多名家也曾与傅天斌有书信往来。傅璇琮、陈思和盛赞毛边书局为“流动的书房”。昨日,成都商报记者在毛边书局内,看到了这些“大家”给傅天斌写来的信。傅璇琮在一封信中说,“拙著《唐代诗人丛考》近重印出版,拟寄奉一册”;著名出版人、作家钟芳玲从美国寄来的信中,用中英文写道:“欢喜遇见一位对古旧书热爱者”。“算上一些其他的读者,多年来书信足有3000多封。”

1994年,星沙开发区改名长沙经开区,确定为省级重点开发区;2000年,长沙经开区跻身“国家队”——长沙经开区管委会主任张庆红说,今天的长沙经开区已形成工程机械、汽车制造及零部件、电子信息、军民融合“两主一特一融合”的产业格局,规模工业产值突破2000亿元,经济总量在全省园区稳居第一。

另一类重要的收书部分还有毛边书。“毛边书其实是一种装帧方式,一般的平装书每页都是分离的,而毛边书则是相连的,这一类书在出版的时候是很少的,一般是作者留给朋友或者书友把玩的,每看一页都要用刀自己来分离,看完之后还可以把周围全部裁剪掉,不会影响到书的边缘部分。”

@Vito-Scaletta:只有巨额罚单才能让这些资本企业老实吗?

6、40年的实践充分证明,改革开放是党和人民大踏步赶上时代的重要法宝,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必由之路,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也是决定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一招。

新华社渥太华6月11日电加拿大众议院11日通过一项动议,谴责美国总统特朗普“诋毁”加拿大总理特鲁多。

宝能所指是否属实?万科副总裁谭华杰在昨日的股东大会上,对经济利润奖金制度的背景、运行机制、改进方式等诸多问题予以详细阐释,将这只“深藏”多年的“黑箱”公之于众。

成都西门的一个老小区内,45岁的湖北人傅天斌在这里经营着一家老旧书店,取名毛边书局。从仅两平方米的小橱窗到如今百平米的套三房间,毛边书局已经20年了。多年来,店址几度更换,但都隐身于小区内。藏书也从最初的几十本到了现在的10万余册。

整站最新

整站热门

随机推荐